LOADING

少年三国志

进入官网
返回

那一天,会稽郡的渔民们,见到了神明。

雨一直下。

层层叠叠的黑云,呼啸着席卷起如山丘般的狂浪,滚滚雷鸣从天际传来,几乎震破他们的耳膜。曾经赖以为生、最熟悉的大海,如今仿佛化成了一只天地间最可怕的狂躁凶兽,浊浪翻涌间,似乎有无数的可怕鬼魅藏身其中,发出杂乱无章的哭嚎撕裂之声。

海上的白雾越来越浓,如果没有偶尔一击闪电直劈而下,渔民们几乎看不见海上所发生的一切。

故老相传,只有五百年前的真人徐福,带着三千童男童女远赴海外,为始皇帝求取长生不老药的时候,曾经出现过如此狂暴的天地异象。

老人们说,那是上天的震怒,是对凡人胆敢窥探天机的惩罚。

白雾之中,渐渐浮现出了一个身影。

一个巨大到难以置信的身影。

很多年后,当时还幸存的老渔民们回忆起“它”的样子的时候,仍旧胆战心惊,说除了上古的神魔之外,人世间绝不可能有如此庞大的怪物。

顶天立地,双足踏海,仅仅露出海面的被白雾笼罩的半个模糊的身躯轮廓,已经不知有千万丈高,双眼如同日月一般,发出莹莹冷光,仿佛只要一伸手,就可以将整个渔村从世上抹平。

可它却没动。

庞大如昆仑山般的影子藏匿在白雾之中,静静地,一动都没动,似乎在等待着什么。无数渔民吓得瑟瑟发抖,跪在家中,向着海面拼命叩拜。

风雨愈来愈烈,狂雷几乎将人间劈作两半。

忽然,远处西方,传来低低龙啸之声。

浑厚低沉,直如老龙低吟,却一瞬间将漫天的风雷惊涛都盖了过去。

这龙吟声还不止一声,而是自西、北、南三方此起彼伏,接连而来,似有三只巨龙,仰天长啸,冲着白雾中的影子曳尾示威。

那神魔般的影子,忽然动了。

渔民们的眼前一黑,只看到一只巨掌铺天盖地,仿佛天崩地裂一般,重重压下,然后就什么都看不到了。

不知道过了多久,海面上的白雾,悄无声息地渐渐散去。

狂风、怒雷、惊涛……一切都仿佛是一场幻梦般,从来都没有发生过一样。

海面湛蓝,晴空万里,暖风徐徐,一望无际的远方,偶尔飞过几只白色的鸥鸟,又是一个出海打鱼的好天气。

可很快,人们就渐渐意识到,有些超出他们理解和想象之外的事情,已经发生了。

最早传遍中原的,是一场大灾。

江东河川八百里,忽然河道崩裂,山川震塌,死伤无数。

大帝孙权惊怒,原本陈兵逍遥津,对峙曹魏的部队,终于缓缓撤回,倾举国之力,投入到赈灾救民的要务之中。

出奇的是,面对东吴的撤军,曹魏却也没有半点趁虚而入的意思。

个中缘由,不足为外人道也,可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有一条小道消息,悄无声息地传了出来。

东吴之变,变在天灾,尚可救援,而曹魏之变,却变在宫中。

一夜之间,宫中曹姓子弟,不知缘由,忽然暴毙十数,或是呕血而亡,或是血脉爆裂,不一而足。既有旁支,亦有血亲,甚至连曹丕刚出生的小儿子,都忽染恶疾,未能熬过百日。

至于曹公本人……据说大病卧床,靠着汤药吊命。

一夜之间,东吴受制于天灾,曹魏受制于病疫,而谁也没有想到的是,真正乱成了一锅粥的,却是西蜀。

没有山川崩陷之危,亦无宗室暴毙之急,蜀汉只是悄无声息地倒下了一个人而已。

丞相,诸葛孔明。

没有人知道发生了什么事,只知道那天晚上,忽然丞相府上的蜡烛,全都灭了,等到侍卫发现不对,再三敲门无人回应,冲入内宅之中的时候,才发现他倒在桌前,面如金纸,已经昏迷不醒。

桌上,墨迹淋漓,只有几个未写完的字句。

“倭奴……外海……找……”

一夜之间,乱世惊变。

三个国家出奇地达成了一致的默契,悄然调动了原本陈兵边界,警惕着一触即发的战争的大军,共同将目光,投向了遥远的东方。

大海。

一望无际的,湛蓝天地。

在中原的传说中,海外绝域,是另一个世界。

数不清的神丹妙药,无穷无尽的天财地宝,形态各异的化外蛮族,还有种种仙遇机缘的神话故事。

然而,只有真正统领过水军,站在巨舰的甲板上厮杀过的将士们才知道,那看似平静美好的海洋下面,究竟隐藏着什么样的恐怖和残酷。

征服海洋,远远比大地上的厮杀更加血腥和激烈十倍,百倍。

可很多时候,已经顾不上这么多了。

西蜀,那位被称作汉中王的男人,在诸葛孔明倒下的时候,已经怒吼着红了眼睛,贵为帝胄的他,比许多人所知道的,更加多得多,甚至不用去看,他都能闻得到,倒下的孔明身上,所沾染上的那股腥甜的陌生而熟悉的气味。

“邪马台……卑弥呼……”

一夜之间,蜀汉最精锐的五虎军合做一处,冲往南下。

蜀汉四面内陆,唯有南方,沿着澜沧江,过河内,破交趾,才能抢到一线入海的机会。

汉中王已经什么都不顾了,他看着病榻上静静躺着的那位鞠躬尽瘁的书生,忽然发现,不知道什么时候起,那张俊美骄傲的脸上,已经爬出了丝丝细纹,额上,也生出了几根白发。

记忆中的孔明仍然是很多很多年前,在草庐中笑谈天下三分,意气风发的样子,可是不知不觉间,自己已经和他走过了这么多的风风雨雨了。

“杀。”

汉中王的命令,只有一个字,斩钉截铁,带着金戈铁马、杀气沸腾的味道。

而跪在阵前接令的,是五名将军。

一把青龙偃月的长刀,一把蛇矛,两柄长枪,和一柄巨弓。

于是三日之后,蜀汉的水师,倾尽举国之力,如同疯狂一般,破交趾,败蛮族,日行百里,如同摧枯拉朽一般,开到了九真的海边。

谁也没想到,第一个做好了扬帆出海的准备的,竟然是雄踞内陆的西蜀,更没人想到的是,领下了这个职责,统帅海军的,不是传闻中的上将五虎,而是一个白眉俊秀的年轻人。

“余读尽山海残章三百余卷,多有含糊其辞,前后疏漏之处,倒似是有人在成书之后,故意销毁其中部分,试图掩藏某个不为人知的古老秘密……”

挂着猎猎“蜀”字旗的船头,白眉马良盘膝而坐,看着远处斜阳,喃喃自语。

“或许揭开这个秘密,就能知道丞相身上,究竟发生了什么事吧……”

而就在这个时候,曹魏的宫中,一名少年跪在曹操的卧榻之侧,神色淡漠,语气却是无比的恭敬。

“父亲,儿臣愿往。”

曹操没有睁眼,他甚至没有去看一眼自己这个过于早慧而一直担心是否会夭折的最疼爱的小儿子一眼,因为他知道,自请出外,前往万里汪洋之中,去博一个九死一生,曹冲不是为了别人,就是为了他这个父亲。

沉默良久,他终于点了点头。

少年应声而起,恭恭敬敬地弯着腰,一步步后撤离开。到了门口的时候,忽然听见卧榻上的曹操低声喃喃:

“……冲儿……别怪你二哥……”

少年没有回应,仍然保持着最一丝不苟的姿势,只是微微顿了一下,然后退出了房间。

出来的一瞬间,他的脸色终于变了。

有些玩世不恭,有些无奈,更多的,却是兴奋和决绝。

“父亲,您放心,我不跟二哥争,也不跟四哥抢……身为曹家的人,如果只把眼界放在中原一地的得失上,未免太过狭隘了……”

“也许,那万顷海波之外的广阔天地,才是儿臣真正的归宿呢……”

东吴。

会稽城外的码头上,几名身披坚甲的兵士站在一座小小的茅屋之外,相顾无言。

过了片刻,为首一人才颇为不情愿地伸出手,敲了敲茅屋的门。

“诸葛先生,主上已经催了十七次了,如今三军陈列,整装待发,就等着您下令了。”

“呼……呼……”

门里传来清晰的阵阵鼾声。

“魏国的曹冲,蜀汉的马良,都已经抢先率军入海了,咱们东吴原本是最近的,可如今却拖成了最后一个才走,主上已经震怒了。“

“呼……呼……”

“主上说了,您如果再不出发,他明天就换人了,正好大都督看您不顺眼,干脆应了他的奏请,将您调到南方享清福去吧。”

“……”

鼾声渐渐停止,过了片刻,一个不满的声音嘟囔着响了起来。

“催,催,催,一个个赶着去投胎吗?”

茅屋门应声而开,一个披头散发,穿着绵绸内衬的少年满脸不悦,伸了一个懒腰,淡淡道:“海外穷凶极恶,险峻诡秘之处,数不胜数,有人乐意给咱们东吴当探子,先去开图,咱们非得去拿你们将士的性命,去跟他们争吗?”

说着,他顿了一下,话锋一转。

“更何况……我那叔父一倒,中原之内,再也没有我诸葛恪看得上眼的人了。要不然,也不会应了主上之请,来做这劳什子出海扬帆的麻烦事……那什么女王卑弥呼,想要跟我过过手……先把那几个小喽啰收拾收拾吧……”

而就在这三国竞相训练海军,远赴重洋的时候,在没有人注意到的一片小小邺中竹林里,却也发生了一段不为人知的对话。

“……陈兄此言,是否当真?”

“自然无误,月前开始,那癫道人就消失无踪了,至今不见下落。”

“王兄,这天下间能悄无声息地,把那位天公将军给绑走的角色,你数得上几个?”

“还几个?一个我都想不出来!若说能和他平分秋色的对手,于老怪算一个,水镜先生算一个,左道人或许可以……但是要把他这么无声无息地直接掳走,我可一个都算不出来。”

“可若非被人掳走,前日那么危及的时刻,他缘何不放出匣内龙气?中原天子龙气,一分为四,如今却少了他手里炼化出的这条,只余三龙,这才和那海外邪魔拼的两败俱伤,东吴山川崩裂,曹魏血脉断绝,西蜀更是少了个顶天柱石的诸葛亮,如此一来,不说和三国结下私仇,便是我等看来,此乃外狄蛮夷之事,事关大局,他张天公再怎么,也不至于不识大体至此,故意扣下不发,任凭邪魔辱我华夏吧……”

“……诸位,或许那张天公,如今不在中原。”

“!”

“孔兄何出此言?”

“我这些时日来,以观气之法,遍搜中原,却找不到张天公的任何踪迹,唯有在那青州城外,东莱岛上,隐约有些许五雷正法留下的味道……”

“莫非……“

“或许这场大祸到来之前,天公已经觉察到了什么,可已经来不及了……我有意乘扁舟一叶出海,寻仙访友,或许能找到天公和那最后一道龙气的下落,不知诸位意下如何。”

“哈哈哈,你我邺中七友,自然同去同归,孔兄何必见外?”

“不错,同去,同去!”

“听闻海外邪马台的卑弥呼王,亦有旁门练气之术,早就想要见识一下了。”

“你我七人携手,足当千军万马了!何惧来哉?”

一片欢声之中,竹林深处,数个身影广袖大袍,携手而出,林畔溪水之上,早有一叶青色扁舟,数人或携书卷,或提酒壶,各自凌空跃起,落在其上。

“走吧,咱们中原炼气士,坐井观天了数百年,如今,也该去见见那海外诸般旁门外道的风采了!”

联盟玩家进入海上大地图,在庞大的地图上进行探索,和NPC互动、攻打敌方船只以及海怪BOSS、占领岛屿;

完成挑战可以获得个人奖励资源以及联盟奖励资源。

每次完成全部探索,下周重置会提升地图等级,玩家将迎来更加凶险的海上探险,奖励也更加丰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