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title="观看视频">

新闻中心

我叫张飞,是个职业杀手

发布于:2014-11-13 11:18:36

      我叫张飞。我爹姓张,我娘姓吴,无(吴)事(氏)生非(飞)说的就是我娘俩

      在我那个时代,杀猪是个暴利行业,绝对比开挖掘机有前途。别的不说,吃得上猪肉就是高贵身份的象征。我家世代杀猪,赚了很多钱。我是家中独子,理所当然的继承了家业,成为了猪界闻风丧胆的一名杀(tu)手(fu)。祖宗世代潜心撰写的《杀猪宝典》和没舍得花的钱都传给了我,我瞬间就成了高富帅。

      不过我不是个古板的人,潜心修炼祖宗的宝典也不忘创新,终于悟出了杀猪的真谛。首先,杀猪是个力气活,真正的杀猪刀不是用来砍而是用来捅的,这跟长矛的精髓如出一辙,我由此悟出一套“猪矛”。其次,猪捅死后需要去毛,去毛前要给猪充气,使猪的皮肤细腻紧致有光泽。我没有打气筒,只能用嘴吹,因而练就了超大的肺活量,乡亲还特意为我写了首诗“张飞吼一吼,地球也要抖三抖”,一时间我成了杀猪界的神话。

      一天,我杀完了猪,闲来无事到集市上闲逛。看到一处人多就凑了过去,听到一男的在那叹气。我顿时就受不鸟了:“男子汉大丈夫,叹什么气!”他明显被我的气势吓到了,战战兢兢地把我拉到角落说:“在下备备,看到黄巾军起义,想收拾他们,却担心自己无能。”正好我也看不惯那波起义军,模仿超人将黄色内裤穿在外面,身披黄斗篷就以为自己刀枪不入了?

      我俩边走边侃,找了家酒吧准备边喝边聊。我们还没点菜呢,就来了个红脸怪看出了我的有钱人身份,要了坛酒坐到我们这里主动示好。我们仨针对黄巾军起义打了一场唾沫战后发现我们的人生观、价值观非常一致,就决定结为异姓兄弟。

      那一年我20出头。

      从此,我就带着一身杀猪本领开始了另一番人生。


健康游戏忠告 : 抵制不良游戏 拒绝盗版游戏 注意自我保护 谨防受骗上当 适度游戏益脑 沉迷游戏伤身 合理安排时间 享受健康生活